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烛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重逢后的回忆--(六)  

2012-02-17 16:42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 晚上,洁如告诉父亲今天吴英良来访,殷守仁开始时感到很突然,等洁如把在上海曾到吴家看病的事讲了以后,也渐渐地对吴英良有了好感,做父亲的总希望女儿有个好归宿。他说:“明天晚上请他来吃饭,让我见见这位吴家公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殷洁如起床后梳洗完毕,换了一身学校发的学生服,围了一条印度绸丝巾。在客厅里,她看着长条几上的座钟出神,仿佛镀金的小天使在向她祝贺,她的心情好极了。不一会,宋伯走来,“小姐,昨天的先生来了。”殷洁如脚步轻盈地迎了出去,见英良已穿过长廊而来,她不好意思地赶快停住了步子。“洁如,谢谢你来迎接我,小妹妹真懂礼貌。”洁如瞪了他一眼,“快走吧,越早虎丘的人越少。”他俩叫了辆黄包车,直奔虎丘。虎丘山果然游客不多,空气清新宜人。他俩玩得很高兴,洁如今天是当然的向导,给他讲述虎丘剑池的典故,英良特地带了照相机,为洁如照了许多像。他俩来到千年古塔脚下,露水潮湿,地面很滑,洁如怕弄脏衣服不想爬上去了,只见英良纵身一跳跃上大青石,伸出手来拉她,“上来,我拉你一把,别怕!”殷洁如就拉住他的大手,一只脚先踩了上去,英良一用力就把她拉了上来,由于用力过猛,殷洁如身不由己地撞在他的怀里,心砰砰地直跳。吴英良乘势用双臂围住了她,在她耳边轻轻地说:“洁如,你比西施还美!”洁如意欲推开他,英良怎舍得松开她,低下头在她脸颊上吻了起来,殷洁如拼命躲开,但是英良身高体壮,两只胳膊就像铁箍,于是她就用双手捶他的肩,叫他松开,他无动于衷。洁如有点累了,慢慢地她的手就停下来了。英良见她不闹了,就用双手捧住她的头,双眼注视着她的脸说:“洁如,睁开眼看着我,亲爱的,我爱你。”英良再次用热烈的吻,表示了自己的爱意。殷洁如今天才真正意识到英良其实早就闯进了她的生活,只是以前她关注的是张民生,走了一段弯曲的小路。吴英良的真诚感动了她,她那颗受过伤的心在慢慢地愈合。她顾不得羞涩,迎住了他强烈的吻,直到听到附近有小孩的追逐声他俩才分开。午后,吴英良把殷洁如送到家门口,答应晚上来吃饭后就告辞了。

       洁如依在门边,望着他远去的背影,竟然不敢想象游虎丘的一幕是真的。当她快步走到客厅门口时,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里边传来,她的心突然提起来了,他来做什么?他还有这个脸上我家来!客厅里的客人不是别人,正是从上海赶来的张民生,他收到殷家的退婚书后,很后悔自己的无礼行为伤了殷洁如的心,再说逢场作戏的女子怎能和大家闺秀比呢?父母也逼着他来认错,想竭力挽回这桩婚事。洁如想这个品行不端使人见了恶心的伪君子,她再也不想见到他了,她悄悄地走到厢房门口,从另一扇门进入自己的小书房,一直到他父亲送走客人后她才露面。父亲告诉她张民生此次来也是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   晚上七点左右,吴英良来了,他又换了一身衣服。殷洁如把他介绍给父亲,殷守仁笑呵呵地握了握他的手,坐下后交谈了一番,殷守仁暗暗替女儿高兴,这位青年相貌堂堂,谈吐得体大方,与张民生截然不同,他很喜欢英良。在饭桌上,他一个劲地往英良的碗里夹菜,殷洁如调皮地说:“爹爹,你过去可没给我夹过那么多菜!今天怎么啦!”英良接着说:“伯父见我胃口大,消耗多。”殷守仁说:“吴公子第一次来我家,我能不好好招待他吗?”饭后,喝茶聊了一会,殷守仁到大书房里去了,殷洁如朝吴英良看了一眼说:“吃得太饱了,咱们到院子里去散散步好吗?”“好得。”殷家的祖上是清朝官僚,所以留下了这座带花园的大宅子,有假山、鱼池,还有前面的花雕长廊。他俩漫步在鹅卵石铺就的小径上,走到一只小的角亭时,殷洁如扶着红漆木柱,望着星空。英良站在她的身后,用嘴轻轻地吹她的头发,见她仍然在凝望,就弯下腰去捡了一颗石子朝池子里扔去。“啪”的一声,溅起了水花,有几滴还溅到了殷洁如的脸上,她才说了声“这水有点凉。”“你在想什么?”“没想什么!”“我可在想。”“你想什么?”“想一只美丽温柔的白鸽,何时才会飞到我的怀里。”“没出息!你该想想毕业后干什么。”“洁如,你愿意到上海去做事吗?我让父亲替你找一家最好的医院。”“父亲年纪大了,我想待在他的身边,再说上海我又没有亲戚,父亲是不放心的。”“你可以住在我家里,姑妈喜欢你,父亲也一定会喜欢你的。”殷洁如用手拂了一下短发,转身面对着他,“我不想重演过去伤心的一幕。”“你不相信我?”英良指指自己的鼻子,“不是的。”“那你还是不接受我?”“让我再想想。”“还要再想想?难道你不知道,我爱你快爱得发疯了,你在考验我是吗?”“你的金小姐是那样喜欢你,你怎么能丢了她来追我?太不应该了,她也是个好姑娘。”听到这里,吴英良才明白,殷洁如迟迟不愿接受自己的爱,原因就在这里。他猛地把她搂在怀里,在她耳边说道:“我的小鸽子,你是个聪明的姑娘,我除了你谁都不爱,金珊珊紧追我是事实,但是我不爱她也是事实,我只爱你。”说着低下头用脸颊紧贴着她的秀发,她感觉到他的心在急切地跳动。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“真的,可对西园的千手观音发誓。”她慢慢地用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,把脸埋在他的肩头。过了一会儿,英良说:“洁如,你是我生平遇见的最好的姑娘,明天我向伯父提亲好吗?”洁如靠着他宽大的胸怀,只觉得自己象只帆船开进了安全的港湾。

       第二天,吴英良来殷家,向她的父亲当面求婚。殷守仁问女儿愿不愿意,女儿红着脸到小书房去了。他知道女儿对这桩婚事是满意的,他自己也为女儿高兴。只不过他希望英良先回上海去,征得家里的同意,婚姻大事不能操之过急。英良听了深知伯父讲得有道理,尽管他知道父亲是不会轻易允准的。但是姑妈一定会支持他说服父亲的。他告别了殷家父女后就回上海去了。

 

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