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烛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重逢后的回忆--(五)  

2012-02-16 18:15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上午,殷洁如已经坐在开往苏州的火车上了。她凝望着窗外闪过的景物,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幕幕,伤心的泪不觉又滚了出来。她连忙用手绢擦去它,努力不去想这件事。当想到能回去看到父亲,又能回到自己喜爱的书房看书,心情好多了。她提着箱子走到家门口,正好管园子的宋伯在门前扫叶子,见小姐回来了,连忙上前问好帮她提箱子,穿过花园青砖铺的长廊来到厅堂门口。殷洁如的父亲人是个瘦高个,今天正好在家休息,见女儿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,高兴得不得了,他的掌上明珠离家一年多了,日夜念着她。由于妻子病故,他怀念她所以一直没有续弦,和女儿相依为命。佣人忙着端洗脸水和热毛巾、茶水,洗完后父女俩走进了大书房。父亲慈爱地看着女儿说:“你回来怎么不发电报?我好派人去车站接你呀!”“一只箱子不太重。”“张伯父、张伯母好吗?”“他们很好。”“你和民生的婚事怎样打算?”“爹爹,不要再提张民生了!”说完眼圈红了,她面对着慈爱的父亲一下子哽咽得说不出话来。殷守仁从来未见女儿这样伤心过,忙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洁如把张民生自从日本回来后的变化和酒后无礼都告诉了父亲。女儿经受了这样大的委屈和伤害,气得殷守仁直哼哼,他站起来连连说:“真是辱没斯文,我女儿决不能嫁给这种人!这门亲事退了!退了!”

       回到苏州数天后,殷洁如的心情开朗多了。她天天要到苏州医学院图书馆去翻阅资料、看有关书籍,准备毕业论文答辩。医学院座落在一个比较安静的小区,校舍古朴典雅,院内各种树木花草错落有致郁郁葱葱。图书馆在西南角,尽管四八年的局势很紧张,校内进步学生活动也此起彼伏,图书馆内的学生仍然很多。殷洁如埋头书写,充实论文。在毕业答辩会上,教授们对她的答辩报以热烈的掌声,殷洁如毕业了。殷守仁为了让女儿有多实践的机会,经常带她一起出诊。一天,他们父女俩出诊回来,黄包车经过热闹的观前街,殷洁如见人群中有几个青年学生上海人打扮,正说说笑笑朝玄妙观方向走去。其中有一个人特别眼熟,只因距离较远看不清脸,但是走路的神态太像一个人了。她回家后,吃了晚饭,到父亲房里坐了一会儿,回到自己的小书房里摊开书本,但是今天不知为什么看书老走神,竟然想起了刚才瞧见的几个青年学生,他们是谁?他是谁?他.......在他家中她搀他走过路,在花园里和他一起打过羽毛球,还和他一起跳过舞。魁伟的身材。潇洒的步子,特别是他那双又大又黑的眼睛,常常会盯着她看,看得她连头也不敢抬,这个人的影子赶也赶不走,这天晚上她失眠了。

       清早殷洁如就起来了,梳洗完毕她走进花园,见满园秋菊芬芳清新,绿叶上还滚动着露珠。她随手摘了几朵大的捧在手里,再放到鼻下闻闻,一股幽香直钻鼻腔,沁人心脾,她把花插在厅堂的花瓶里。早饭后,父亲出门了,她在书房里整理笔记。只听宋伯在厅堂外喊道:“小姐,有位先生来访。”殷洁如想一定又是父亲的朋友。“请他进来”她走到厅堂口,见宋伯后面的客人不是父亲的朋友,竟是吴英良,一身白的西服,和昨天街上见到的他一样。洁如的心跳加快了,她走下台阶迎了上去。“吴公子,你怎么会到苏州来的?”“你不辞而别,我特地来拜访你。”英良跟随洁如步入客厅,女佣送上茶水,英良环视四周,客厅宽敞,红木桌椅板凳擦得光亮照人,长条几上中间是一座精美的西洋闹钟,两旁各一只青花瓷瓶里面插着菊花,墙上挂着一幅颇有气势的山水画。英良的眼光很快又回到了殷洁如身上。他因为没有遵父命陪客人吃饭,怕父亲和王家再来纠缠,又得知殷洁如突然回故苏,真是心急如焚,让姑妈到张家搞到了苏州的地址,约了三个好朋友赶到了苏州。昨天在玄妙观殷洁如见到的就是他们四个。今天一清早,他急着要来看殷洁如,钱伯阳他们去执政园、狮子林玩了。

       殷洁如穿一件淡蓝色夹旗袍,外套一件米色短上衣。朝思暮想的心上人就坐在面前,英良目不转睛地朝她看着,只觉得她是那么秀气,恬静,真是越看越欢喜。“伯父在家吗?”“家父出诊去了。”“你为什么匆匆离开上海?”殷洁如低下了头说:“我要写毕业论文。”她不断地搓弄着手娟,当她抬起头时漂亮的眼睛有点湿润。“完成了吗?”“已经通过答辩。”“祝贺你!真不愧是医学院的高才生。”“不敢当。”英良急于想知道她与张民生的婚事究竟怎样了。于是说:“殷小姐,快办喜事了吧!”刚才她是强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,见他又提这事,有点心烦,起身说:“吴公子今天你来有什么要紧的事吗?,没事我就不陪你了!”说完向小书房走去,英良不料她会下逐客令,难道这句话伤了她的自尊心,其中一定有原因,也可能是他的希望。就急步跟了进去,也顾不得什么,一把拉住洁如的手臂说:“殷小姐对不起!我决不是故意惹你生气,因为我.....我深深地爱你。”不知怎的他竟然脱口而出憋在心里好久的爱字。他见殷洁如并没有把手臂挣脱,觉得这是个幸福的好兆头。他见她在轻声抽嗌,就说道:“殷小姐恕我冒昧,自从第一次见到你后我觉得,你就是我的梦中仙子,我再也离不开你了,我多么希望再生一次病,你又可以来到我身边。”殷洁如听到这儿真是又气又好笑,挣脱了他握着的手,用手绢堵住他的嘴说:“请你不要胡说八道,生病也能胡诌的吗?”英良见她已不再气恼了,乘势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,洁如不堤防他会这样,她用力挣脱很难,因为他是那样高大有力,她像一枚图钉碰到了一块吸铁石,她被牢牢地吸住了。她抬起头闪动着一双疑惑的眼睛,在他脸上扫视,嘴里喃喃地说着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,你对我并不了解,你只是我曾经服务过的病人。”“不,从见到你的一天起,我就开始设法了解你,姑妈告诉了我许多你的情况,这次你回到苏州来,我也是从姑妈哪儿知道的。”说着,说着俩人在椅子上坐了下来。洁如理了理头发,从镜子里看见他紧挨着她,于是她站起来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。这时她脑子里思绪翻滚,他的话可信吗?和张民生的一段可怕往事阴影不散。什么时候才能克服自己在处理感情生活上的幼稚和单纯,她曾看到过有个小姐和吴英良很亲热。“吴公子,我是个普通的女学生,不值得你爱。”“洁如,我知道你还在为张民生的行为难过,他才真的配不上你。”“请你不要再提到他,我已和他解除了婚约。”“说实话,我有过和女生来往的经历,但只是普通朋友,父亲最近还在为我的婚事操忙,可是我有自己的追求和理想。当我在自家的楼梯上看见你背着药箱的时候,我失神了,你是那样的美,那么的腼腆,连头都不抬起来。以后在我生病的日子里,你的一举一动都让我觉得是美妙的,你待人温柔如水体贴入微。我每天盼着你来打针按摩,你那富有弹性的小手在我身上推动,不知有多么舒服,所以我的伤痛恢复得这样快,我知道今生今世再也离不开你了。”“你错了,精心治疗和护理好病人是医生的职业道德。”

       此时殷洁如的内心非常矛盾,她是一个心地善良纯洁的女子。她对英良有好感,但是让她刚解除一个婚约,马上又投入另一个人的怀抱,她做不到。英良见她无法理解自己的感情,情绪仍然很低落,心想不知张民生究竟是怎样对待她的。于是他站起来潇洒地说:“洁如,我们做个好朋友吧!我比你大两岁又没有兄弟姐妹,你就做我的妹妹好吗?”殷洁如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朝他看看,突然调皮地说道:“朋友做不成,又要做我的哥哥,如果我真有一个你这样高大的哥哥,别人也就不敢欺负我了。”英良见她心情好转了,真是喜出望外。“洁如,明天你陪我到西园去看罗汉好吗?”“我不爱看泥菩萨,我喜欢登虎丘。”“好,那么我们明天到虎丘山玩,我来接你,一言为定。”殷洁如送走了吴英良后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,该怎么办呢?我真的爱上他了吗?

 

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