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烛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重逢后的回忆--(二)  

2012-02-11 17:48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几天后的一个上午,吴瑞雪接到沪江大学打来的一个电话,吴英良打篮球时扭伤了腰,现在校医务室,希望家长去一趟。瑞雪赶紧坐上自备汽车,到学校把英良接了回来。几个男仆小心翼翼地把英良抬到楼上房间里,瑞雪见侄儿满头大汗,忙叫他的乳娘刘妈上来,这时刘妈已经端着一盆热水来了,她替英良擦了汗再擦了把脸。吴瑞雪自己赶快下楼,拨了地处市中心张志道诊所的电话,把英良的情况告诉了张医生,他答应立刻就来。十分钟后,个子瘦长,头发有点花白,穿着西服的张志道和一名男助手来了。吴瑞雪忙迎上去招呼:“张医生,快请坐。”张志道询问了一下英良伤的情况,就对瑞雪说:“最好抽掉床上的席梦思,让他躺在硬一点的棕梆上。”“好的。”随即他们几个上楼来到英良房里。刘妈忙喊了几个男仆把英良先抱到沙发上,英良不时地哼了几声,佣人们很快地抽掉席梦思,刘妈整理一下铺好了床,他们再把英良抬到床上,这时张医生已经消毒完毕走到床边,叫男仆把英良翻个身俯卧在床上,接着张医生双手在他的腰部摸索,他喊痛就说明此处伤着,张医生用轻柔的手法帮他缓解疼痛,不一会儿张医生额头也渗出了汗珠。刘妈赶紧用毛巾替张医生擦汗。大约推了十多分钟,英良渐渐地不哼哼了。张医生起身在盆里洗了洗手擦干后,就在桌边坐了下来,开了张药方,吴瑞雪看了一下,把它交给刘妈,吩咐人去配药。吴瑞雪问张医生:“英良的腰伤要紧吗?”张医生说:“不要紧,只要注意休息,精心护理,针灸推拿一段时间,慢慢会好的。”他又说:“我会派殷小姐来继续为他治疗的,你和吴先生尽管放心。”吴瑞雪听完后总算松了一口气。送走张医生后,她打了个电话给大哥,把英良的情况告诉他,并要他早点回来。

       下午三点左右,吴茂昌回来了,他中高身材,也很硬朗,喜欢打高尔夫球。他到书房里放下公文包,就上楼看儿子,推开房门一看儿子已睡着了,见他睡得平静,就轻手轻脚地替儿子盖好毛毯,关上房门,下楼到书房里去了。第二天早上,吴茂昌又到儿子房里去坐了一会,父子俩交谈了几句,见儿子腰能动弹,气色也很好,就放心地到公司去了。下午,英良吃了药后就午睡了。黄昏时分,英良迷糊中又觉得耳边有人叫他“少爷,少爷,快醒醒,医生来替你看病了。”英良应了一声,要翻身腰还是很痛,他闭着眼睛,动也不动地俯卧着,刘妈打开气窗,拉上了窗帘,开亮了床边的墙灯,一束柔和的光线正好照在床上。刘妈下楼去把殷洁如请了上来,殷洁如提着药箱,跟着刘妈进了这间卧室,房内光线较暗,刘妈指指床说:“他已经醒了。”殷洁如点了点头,连忙在一张挂着流苏台布的小圆桌上打开药箱,取出针具,手消毒后,按张医生讲的病人情况,在英良的腰际与小腿上取了几个穴位,用药棉擦了几下,灵巧地扎下了银针,当她轻轻地转动银针时,他哎呀了一声,刘妈忙问:“少爷,你怎么样?”英良说:“好酸胀啊!”刘妈象哄小孩一样对他说:“少爷,忍着点,医生一会儿就打好了。”殷洁如放下银针,就在他的腰部推拿起来,只见她从腰椎骨处渐渐向两侧推去,不一会儿有点累了,她在床沿上坐了下来。刘妈递过热毛巾给她擦脸,并替英良拉好毛毯。英良从医生给他扎针起,眼睛一直闭着,虽然从未打过金针,有点紧张,但是只感到有点酸胀无其它疼痛也就放心了,特别是推拿时,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,扭伤的地方不怎么疼了,只是觉得张医生上午力气很大,下午好像换了个人似的,推得轻多了。他睁开眼睛,只见墙上有个女人的侧影,不像是刘妈。他连忙叫:“刘妈!刘妈!”只听见一个声音在轻轻地回答他:“刘妈换洗脸水去了。”“你是谁?”“我是医生。”英良脑子里很快闪过一个念头,会不会是楼梯上碰见的陌生姑娘。刘妈来了,殷洁如示意刘妈让病人翻个身。刘妈在英良耳边说:“少爷,医生要你朝天睡,我帮你翻个身。”“当心,慢点!”英良巴不得快点翻过身来,他要看看医生究竟是谁?当他小心翼翼地翻过身来后,用两个黑黑的大眼睛在找医生。她!果真是她!身穿藏青绸旗袍,一件淡粉红羊毛背心,过耳短发微微朝里弯曲。她正坐在弹簧靠椅上用手娟擦脸,高高的鼻梁,白净的皮肤,脸盘红润润的,眼睛朝下,大概她累了。英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。殷洁如看完门诊,赶到吴公馆来,她的确很累了。她起身对刘妈叮嘱了几句,然后提起药箱,轻步下楼去了。英良目送着她走出房门。过一会儿,父亲来看他,见他精神蛮好,腰痛也好多了,才放下了心。他关照刘妈少爷饿了,让厨房先为他准备晚饭。吴茂昌朝儿子房里四周看了一下,还是老样子东西乱放,于是亲自动手放正了几样东西。还叫儿子安心养伤,说完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   第二天下午,英良的好朋友都来看他了。戴着黑边框眼睛的是书呆子陈鸿生,穿一身栗色西服的是富家公子钱伯阳,还有一个是英良的影子调皮鬼许福强,篮球场上和英良是搭档。他们有的坐在沙发上,有的坐在弹簧椅上,许福强坐在床头,叽叽古古地凑在英良耳边讲着学校里的事情。正在这时,门又开了,刘妈后面跟着一个姑娘进来了,他们三人一看是金珊珊,见她手里捧着一束鲜花。就互相神秘地打了个招呼,说时间不早了该回学校了。许福强朝英良挤挤眼拱拱手说:“祝君早日康复!”于是他们向英良道别走了。英良不知怎么脸有点发热。金珊珊认识英良这几个要好同学,她一点也不觉得难为情。看见壁炉架上有一只美丽的花瓶,就拿下来把花插进去,回过头来朝英良看着。今天,她穿一条紫红薄呢连衣裙,领口上打了一只白色蝴蝶结。英良说:“谢谢你来看我,请坐。”“父亲很关心你的身体,要我来看看你。”“谢谢金教授的关心。”“你觉得好点了吗?”“医生来看过了,打针吃药,两个星期后会好的。”两人闲聊了一会儿学校里的事情,接着就沉默了,英良坐得有点累了。金珊珊走到床前递给他一封信,要他等她走后再拆,说完她再看了英良一眼,有点不舍地走了。

       英良拿起信封抽出信纸来看,信中写道:“英良,你是我遇到的一位不寻常男子。第一次见到你后,我这颗心就已经被你吸引住了。你扭伤了腰,我难过得掉了眼泪,你一定忍受了很大的痛苦,我深深地爱着你。”英良愣住了,听见开门声赶紧把信塞在枕头底下。刘妈把门开一条缝轻轻地说:“少爷,医生来打针,你躺下吧。”他顺从地躺下了。不知为什么?听见医生来了,他的心就会一下子凝结起来。在大学里,他是姑娘们思慕的偶像。大学里的校花、系花,一个个娇嫩美艳,但他从看不上眼。他是个很少为姑娘动心的人。他也似乎意识到自己在女医生眼里,仅仅是个病人,并没有引起她的丝毫注意。殷洁如动作熟练地给他扎针,问他感觉如何,他连忙说好多了。英良说:“小姐,我能不能下床走走?”“可以试试。”刘妈连忙走过去搀扶他下床,英良已经能直起腰来了,慢慢地走动了。他高兴得向洁如射去感激的目光,殷洁如朝他微笑。忽然他哎吆了一声,吓得殷洁如赶忙上去扶住他,搀他到床边,让他躺下,轻轻地对他说:“你不要着急,现在不能走得太多,还是要好好休息。”英良静静地躺着,殷洁如柔和的告诫声音,他觉得比托赛里的小夜曲还美妙动听,真希望她能多坐一会儿,只见她整理好药箱就悄悄地走了。

       由于殷洁如的精心治疗,再加上英良本身体质很好,所以一星期后,英良已能自己下楼到花园里去散步了。他从姑妈哪儿了解到,姑娘是个医学院学生,苏州人,现在张医生处实习,姓殷名洁如,除此之外就一无所知了。他多么希望能与殷小姐多谈谈增进了解。但是每次她来治病话语不多,对你的任何感激只报之以微笑。这天,风和日丽,花园里菊花、桂花盛开。英良在房间里看了一会儿书,就到花园里来散步。好久没打羽毛球了,真想拍两下,但又怕腰不听使唤,于是他就在草坪上做起了体操,试着伸伸腿弯弯腰。这时殷洁如挎着药箱,正从水泥道上走来,见花园里有人在做操,仔细一看是吴英良。于是她放慢脚步,朝他走去。英良见是朝思暮想的姑娘朝自己走来,赶快迎了上去伸手说:“殷小姐,你好!”殷洁如微笑着回答了他:“我迟到了。”“没关系!”英良把手缩了回去。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“好多了,我真想打羽毛球。”“可以试试。”“我去拿拍子。”说完英良就去拿拍子了。殷洁如把药箱放在石凳上,自己也坐下来。不一会儿,英良拿着球拍来了。“殷小姐,你会打吗?”“会点。”他们俩就在草坪上挥起了球拍,殷洁如羽毛球打得很好,别看她平时文雅安静,打球时却象鸽子一样,轻盈矫健,殷洁如知道不能多打,就停下来了,用手帕擦了擦腓红的脸。英良目不转睛地瞧着她,看得殷洁如有点难为情了。英良连忙说:“咱们到客厅去吧。”英良拿起药箱往自己身上一背,就在前面走了。   这天英良高兴极了,因为姑娘推辞不掉吴瑞雪的盛情邀请,终于留下来吃了顿晚饭。席间,吴瑞雪不是给洁如挟菜,就是问这问哪的,姑娘很有礼貌地逐一回答。英良捧着饭碗眼睛一直盯着姑娘,自己根本不知道吃到嘴里的菜是什么味道。饭后在客厅里又坐了一会儿,姑娘说该回去了。英良要送她,她说不用了。于是,吴瑞雪吩咐司机送她回诊所,英良陪着洁如一直走到车道上,目送汽车开出大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