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烛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重逢后的回忆--《自创短篇-处女作》(一)  

2012-02-10 19:07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 一九八九年的秋天,苏州火车站三号站台上,有一位六十开外的妇女叫殷洁如,她是苏州医学院中医学教授,穿着端庄,戴着一付金丝边眼镜。头发花白,眼角也爬上了皱纹,但仍能看出当年的风姿。她旁边有一对男女中青年,男的是儿子吴继业,苏州建筑设计院工程师。另一位是她的女儿吴淑芬苏州某医院医生。他俩是双胞胎。他们一会儿看看手表,一会儿沿着轨道线远眺。站台上今天格外热闹,原来这趟列车上有几十位第一次从台湾到大陆来探亲访友的同胞。列车缓缓地进站了,人们不由地向前涌动着,都想第一眼就见到自己的亲人。五号车厢第一个下车的是个高个儿男士,他手里提着皮箱,身穿深色西服,两鬓已经添霜,但是看上去精神很好,他是台北市某建筑公司的董事长吴英良先生,也就是殷洁如离散四十年的丈夫。殷洁如拉着儿子女儿的手朝丈夫迎了上去。当英良认出她后,他惊住了,四十年前如花似玉的妻子,虽然如今已上了年纪,但仍很美。他激动地喊了一声:“洁如!”他把妻子紧紧地拥入怀里。当殷洁如抬起头来看他时,两眼充满了泪水,但她还是笑了。接着她把一双儿女拉过来告诉他们,他就是你们朝思暮想的父亲。吴英良看看儿子又看看女儿,高兴得把他俩又紧紧地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   一会儿,他们一家出了车站,坐上了出租车。在车上,全家都沉浸在喜悦的气氛里。岳丈家还是当年带花园的古院落房子,只是摆设现代化了。岳父的照片还挂在长条几上面,他很恭敬地向岳父遗像三鞠躬。饭后,全家在客厅里休息,几十年的离别有说不完的话题,......

 

       一九四六年,也是一个秋天的傍晚,天边漂浮着几朵紫红色的晚霞。一辆黄包车,停在上海西郊的一座花园大洋房门口。车上下来一位年轻姑娘,她身穿银灰色绸旗袍和一件大红羊毛背心,挎着一只皮药箱。下了车后,她快步走到边门按了一下门铃,不一会门房开了门,姑娘径直朝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   这座豪华美丽的花园洋房,是上海有名的建筑业老板吴茂昌的公馆。吴茂昌有一个儿子叫吴英良,在沪江大学读书,夫人已病故。现在和他们住在一起的是吴茂昌的妹妹吴瑞雪,今年三十八岁,比他哥哥小十岁。五年前她丈夫去南洋经商,在外面娶了个年轻小老婆。吴瑞雪是个知书达理的女子,她不满意丈夫的生活方式,所以留在上海,膝下又无子女,吴茂昌很喜欢这个妹妹,让她代管家务,照顾儿子。

       前些日子她腰腿略感不适,哥哥的老朋友上海有名的老中医张志道,他的助手殷洁如小姐每天下午来给她针灸、推拿。几天下来人舒服多了。今天她正在客厅等候殷洁如。客厅门开了,佣人叫了一声:“姑太太,殷小姐来了。”殷洁如走了进来,轻轻地叫了一声:“吴太太,你好!”“别客气!”吴瑞雪笑容满面地迎了上去,两人讲了几句话后就上楼去了。英国式的楼房高大宽敞,客厅和楼梯都铺着暗红色的地毯,给人舒适典雅的感觉。底楼有四个大房间,客厅、书房、餐厅、弹子房。二楼是四间卧室,三楼是佣人住的地方。吴瑞雪的卧室是西面第一间,房间里点着奇南香,全套红木家具。一张红木书桌上,笔墨砚都有,还有一堆线装书。她们进屋后,女佣端来了热茶。不一会儿,吴瑞雪脱去了外衣,穿一套湖绿色绸衣裤,躺在床上。殷洁如打开药箱,取出酒精棉,把银针仔细地擦了一下,然后左手按住穴位,右手灵巧地扎针。她边扎边问:“夫人,感觉有吗?酸吗?”“有点酸胀。”扎完针,洁如又在她的腰腿部轻轻地按摩推拿。吴瑞雪说:“这几天我觉得好多了,腰腿也灵活点了,殷小姐真是好医道。”“你是哪个医学院毕业的?”殷洁如脸微红了一下,谦逊地说:“我在苏州医学院已读了四年,父亲把我送到上海张先生这儿来完成毕业实习,希望我在张先生这儿多学些本事。”说完,她把瑞雪的衣服拉好,直起了身子,整理药箱。吴瑞雪慢慢地坐起来,理了理头发和衣服,穿好外衣,下了床,殷洁如对她说了声:“吴太太,我星期六再来。”说完就走出房门,向楼下走去。刚走到一半,只见有个人手里拿着羽毛球拍匆匆地上楼来,洁如赶紧贴墙停住。上来的人是吴英良,他从学校回来后,在花园里与女友金姗姗打了一会羽毛球,上楼来拿一本书。他只觉得眼前晃过一个人影,抬头一看是个陌生的姑娘。她是谁?侧影真美。他边盯着她看边缓步上楼,殷洁如连忙快步向楼下走去。英良靠在二楼栏杆上,望着殷洁如向客厅走去的背影,愣住了。

      吴瑞雪走来,见英良站在这儿,便叫了他一声:“英良,你回来啦 !”英良嗯了一声,回头就问:“姑妈,刚下楼去的姑娘是谁?我怎么从来没看见过。”姑妈告诉他,是张志道诊所新来的实习医生。他又问:“她到我家来做什么?”吴瑞雪告诉他:“前一阵我腰酸背痛,她来给我针灸推拿。”这时楼下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:“英良,你怎么拿了老半天还不下来,我要回去了。”“还 不快点!”英良赶紧到房里拿了一本书下楼去,穿过客厅走到书房,见珊珊已拿起背包要走的样子,他连忙说再坐一会儿。金珊珊是英良大学里二年级学生,他们是在一次校园晚会上认识的,她是沪江大学名教授金宇城的独生女儿,长的也很漂亮。由于从小娇生惯养,所以常常使小性子。在晚会上经同学介绍,她很快就盯上了建筑系的高才生运动健将吴英良。以后就常常主动来找他。吴英良生就一付运动员体魄,身材魁梧,英俊洒脱,性格开朗。和女同学交往也比较随和。他把金珊珊看作一般朋友,虽然有时嫌她来找他的次数太多了,但因为她是教授的女儿也得以礼相待。今天也是金珊珊缠着他要借一本书,所以下午课一完,俩人一起回来了。这时吴瑞雪走进来,金珊珊上前叫了一声:“姑妈”,吴瑞雪说:“怎么才来就要走了,再坐一会儿。”珊珊见英良并没有久留她的意思,就说道:“父亲等着我回去吃饭呢。”于是吴瑞雪客气地说:“请金小姐常来我家玩。”接着她吩咐女仆叫司机阿强用轿车送金珊珊回家,英良把她送上车。回到客厅,见姑妈在沙发一头向他招手,他走了过去,姑妈把他拉在身边坐下,轻声问他:“金小姐好像很喜欢你是吗?”英良笑嘻嘻地看着姑妈不回答,吴瑞雪还以为他不好意思开口,便又问:“你喜欢她吗?”英良这才连连摇头说:“姑妈,根本谈不上怎么回事,我们只是普通同学关系。”吴瑞雪用食指轻轻点了一下他的脑门,说道:“你啊,真是个傻孩子,姑娘经常来找你,不能不当一回事,在一起的时间多了,会产生感情的,你现在正忙着学业,婚姻大事暂且不要考虑,但是选择和怎样的姑娘交往,可要好好想想。”英良猛地一下从沙发上弹起来,笔直地站在姑妈面前,调皮地说:“姑妈的教诲一定牢记。”说罢,在姑妈额头上亲了一下,转身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   英良是个聪明人,他看出来,姑妈不喜欢金珊珊。走进卧室,他把球鞋换下,穿上拖鞋,懒懒地往床上一躺。他的房间很宽敞,淡奶式西式家具显得很雅洁。墙上有他喜爱的名画,壁炉架上还挂着古铜色的刀箭,书桌上有点乱,因为他常常要急急忙忙地翻东西,所以佣人打扫房间时不轻易动他的东西。他双手枕着头,闭上眼睛,那个在楼梯上遇见的姑娘,她美丽的俏影又浮现在眼前,凭他与女性交往的一点经验,他感觉到对方是一个外表文静,懂礼仪的姑娘。因为她停在楼梯上与他相遇时,眼睛始终没看过他,右手紧紧按住药箱,显出一种不想引人注意的样子。他多么想再见见这个姑娘,哪怕一面也好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